炒鸡帅气的菩提提

【Newtmas|接力联文第2棒】奇奇怪怪的故事 by菩提


来自Newtmas only磕粮幽地举办,第一届联文活动。用甜&虐文互相交替,第一棒甜文,最后一棒也甜,中间甜虐交替循环,后一棒接前一棒的结局!接力的同时随机抽选结尾。

辛苦各位太太了

群号:734333254
欢迎和我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TNT无差

本棒为虐

结尾: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道歉和关于文章内容


首先这个文章题材放在生贺确实有不妥当的地方,而且忘记加预警也确实是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我承认,并且在这我表示道歉

这个题材是我想过好久的,qj并不是文章的重点,前面并没有发生的qj只是剧情需要。

如果你们点进来发现接受不了,那我很抱歉是我忘记在最开始加预警的问题。

我这篇文章其实是主newt(重点),我在最开始除了第二个结局的最后一句话,整个文章里的qj是根本没发生的,我讲的就只是两个平凡的人相遇相知到错过的过程,当然也可能是我表述不当,但这个角色也是我的小天使,在我的认识里,newt是一个很坚强并且骄傲的人,那种自己有痛都会自己忍着而不是主动去麻烦别人的人,所以我的第二个结尾到最后一句话之前,就是给了他一个不作为你们梦里的那个软萌软萌的理想化小天使,而是一个骄傲而又脆弱的角色的结尾,这里也并不是针对newtmas这对cp的结尾。

至于最后结尾,也就是最后一句话,有人接受不了是正常的,毕竟每个人的承受和认知都不一样,其实减去那句话这也可以成文,但是我这个文的最初构思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索性写上了。

这个文在之后二次整理我还会放上来 ,到时候预警一定会多很多,但是文章主线情节不会做改动

最后
对于在桑的生贺上用了不该用的文章这点,我再次表示非常抱歉。

点梗

复联三。。。。
又是一口老血
扎心了

所以点梗吧
锤基盾冬不拆不逆
梗甜虐都可以
哪对都可以
(已经这么悲伤了或许要发点糖?)

三行遗书

三行遗书
ooc属于我

treasa:
会得救的
血清成功了
我不后悔

thomas:
嘿朋友
别担心
newt来接我了

newt:
照顾好大家
照顾好你自己
避风港一定很美吧

点梗

那个清明节
想写个一发完
又想不到一发完的梗
所以毅然决然的决定点梗
em。。。
所以你们有什么想看的吗

【Newtmas】一不小心就捡了个小可爱(男朋友)完结章

默默加更
愚人节开心开心嘛

gallinho预警

巫师thomas/养子newt(/无意义)

魔女和养子梗

养成系列

欢迎捉虫

我没有控制住我自己,直接写了完结章,这是我大纲里的结局,文的话我会继续写,可能最后还会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结尾。

newt坐在thomas家花园的躺椅上,他还是儿童时和thomas说过,等到老了希望在门口放一把躺椅,一个矮桌,放着上好的红茶。

newt想拿起来红茶但是他甚至无法挪动自己的手,他老了,混血的代价在他身上体现的漓淋尽致,提早的苍老和孱弱,老态龙钟。

他不想thomas看见这样的他,他知道thomas一定还是当年的样子,他最爱的样子。

在社会上闯荡的几年里,他也学会了不少东西,学会了用亲情来掩饰赤果果占有欲。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能再用亲情来蒙蔽自己,“tho......ma......s”他甚至不能再完整的说出他的名字。

newt开始颤抖,他并不惧怕死亡,他正在怕的是再也无法念出他的名字,轻抚他的脸颊。

他突然意识到他比自己想象的更爱thomas。

今天的夕阳美得很,和他刚刚跛脚时thomas抱着他出院那天的一样。

newt拿起矮桌上的茶杯,用微微颤抖的手指,茶杯里的红茶是热的,thomas知道newt更喜欢喝热的红茶,牌子也是他最喜欢的那个。

明知道在公众场合使用魔法会被那些老古董骂的,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鲁莽啊,newt看着明显用了魔法的茶杯心想。

他困了,newt觉得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茶杯也随之落地,温热的红茶撒了一地。

他甚至没有喝到thomas亲手泡的红茶呢。

mewt遗憾的想,但是他太困了,他看到有人在向自己这边跑来,是thomas吗。

躺椅上有着只要有人坐下thomas就能知道的咒语。

thomas走的踉踉跄跄,他希望那是newt,也希望那不是。

newt躺在躺椅上像是睡着了一样,thomas在他的布满皱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就像newt小时每天晚上的晚安吻一样。

看着newt苍老的容颜,thomas突然想起在一个星河灿烂的夜晚,newt曾用稚嫩的童声对他说过,“你的永生一定是来自天神的祝福吧。”

那只是,来自恶魔的诅咒罢了。

newt的葬礼上,treasa哭花了妆,thomas却再也没哭过,那不是thomas第一次穿古板的黑色西服,却也会不是最后一次。

挚爱的离世夺走了他哭的能力。

葬礼沉重的进行着,在一个好天气。

在葬礼的角落minho发现了gally,已经几十年没见了的爱人。

“是你吗?”

对于他们这些永生的怪物来说,路还长。

最后宣个群
欢迎加入Newtmas🌻only嗑粮幽地 
734333254
来浪啊

【Newtmas】一不小心就捡了个小可爱(男朋友)2


巫师thomas/养子newt(/无意义)

魔女和养子梗

养成系列

欢迎捉虫

1

用力咀嚼着口中火候正好的培根,thomas看了看已经背好书包准备去学校的newt。

没错,那个金发男孩叫newt,这是金发男孩亲口说的,用好听的伦敦腔。

其实thomas本来并没有想留下newt的,即使newt真的真的真的很好看,但聪慧如他又怎么会被美色所吸引呢(至少thomas是这样想的)。

真正说服thomas留下newt的,是一封信。

来自newt母亲的信。
那是一个优雅的女士,thomas对此万分肯定。

哦,别想太多,只不过那位女士是thomas曾经的巫师朋友罢了。

现在的thomas记得,她和麻瓜男友订婚时,依偎在男人怀中傻里傻气的笑容。

也记得,她为了和这个麻瓜结婚与巫师协会那群老古董的最后一次谈话。

她的丈夫甚至不知道他的妻子是一名勇敢的巫师,不是因为她不想说,只是因为她说不出,这就是那群老古董的约束和惩罚。

“路上小心哦。”嘴里塞着一大口面包的thomas含糊不清的对着newt喊道。

newt比他想象的还要独立,当第三天上学的newt提出要自己去上学的时候,连上的冷静和坚定是完全不属于一个有着应该被家人宠坏的年龄的男孩身上的。

像极了当初一定要和一个麻瓜结婚的女巫师。

随着newt关门时发出的响声,thomas的思维开始发散。

年轻的男子泪流满面的下跪,他想要个孩子,即使女巫师早就发誓过不要孩子。爱情会使人盲目,爱人的恳求使女巫师动摇了,即使她根本没有生育的能力。

thomas正趴在地上寻找着不断发出响声的手机。

“喂,您好,您是thomas先生吗,newt在学校和人打了架,现在正在去艾德医院的路上。”
来电显示是newt的体育老师。

在去医院的路上,thomas慌张的甚至走错了两次传送门。

女孩子总是喜欢可爱的事物,玩具,或者是人,尤其是newt这种看起来只有幼儿园大小的金发的男孩。

于是newt成功引起了班里其他男孩的注意。

而在jean(班里公认的班花,虽然在thomas看来还不如newt好看)送给newt支铅笔后,newt被jean的爱慕者推下了楼梯。

手术室的红灯变成绿色,门开了,newt睡着了。

医生说,newt身上有几处不重的擦伤,手扭到了却也不是很严重,但他的左脚......

thomas听不懂医生说的那些繁杂的专有名词,他能捕捉到的只有一件事,newt的左脚有很大可能会跛。

“就tm因为那个看起来像是塞满了油腻的垃圾食品的小胖子的过家家似的嫉妒。”本来是thomas叫treasa来帮忙控制住自己的,但是了解了事情全过程的treasa暴躁的想直接把罪寇祸首爆头。

屋里传来重物坠地的闷哼声,newt又摔倒了。

从一个完全健康的人变得跛脚,不只有身体上的不适。

thomas和treasa也曾想过用巫术治好newt(他们甚至想过在半夜走进newt的卧室,治好newt给他个惊喜),但newt拒绝了。

thomas尊重newt的选择。

导致这一切的小胖子的家人理所应当承担了newt的医药费,但付费时小胖子母亲脸上倨傲的神色深深恶心到了thomas和treasa。

thomas和treasa决定给他们找点麻烦。

看着两个人小孩似的坐在客厅,暗搓搓商讨是用拉肚子的咒语还是平地摔的咒语,newt无奈的笑了。

悄咪咪宣个群:欢迎加入Newtmas🌻only嗑粮幽地734333254  (有鬼火兽激情服务的那种哦)

来玩啊~~~

6KYLIN9:

一个群宣!❤欢迎来到同好群!
占TAG致歉!
⭐一方Newtmas/Thomewt的极乐净土!
⭐一场嗑Newtmas/Thomewt的激情大会(误)!
⭐我们保证原产地纯净!绝对是第一手产出!自产自足!
⭐看到这条群宣的同好小伙伴哟,你们就是神选之人,来到同好群与我们一起种菜!
⭐“性感鬼火兽,在线螫人!”(?)
⭐还有性感二当家在线亲自下厨做美味英式料理!供您享用!(?)
⭐进群即可获得与鬼火兽激情一晚的体验,推荐星数五颗星!还赠送鬼火牌发胶噢!(不是的……)

↑感谢群里的各位太太深夜畅聊提供了这么精美刺激的宣传词❤希望我们看上去还正常

欢迎嗑TNT Only以及DylmasOnly的小伙伴一起来玩儿来分享!
※是Newtmas/Thomas的Only噢
❤❤❤❤❤❤❤❤❤❤❤❤
太太们!来玩儿呀~!

【Newtmas】一不小心就捡了个小可爱(男朋友)1


巫师thomas/养子newt(/无意义)

魔女和养子梗

养成系列

欢迎捉虫

哦,又是美好的一天呢,托马斯这么想着走进了新一届巫术大赛的简陋备赛厅。

随着科技的发展,相信巫术的人越来越少,巫师的数量也随之锐减,即使是传世的巫师家族,也有不少学徒选择放弃巫师身份,作为普通人过完一生。

而此时的巫术大赛就是为了,从仅剩的巫师中选择出值得重点培养的对象。

“tommy你又来了啊。”负责记录参赛人信息的守门人边挥动法杖记录下thomas的名字,边对thomas说。

对于thomas,守门人可是熟悉的很。

如果是几十年前,提到thomas巫师们可能会称赞道“那可真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奇才。”

而现在,巫师们提到他记得的都是“啊,那可是一个提高我巫术大赛名次的菜鸟。”

还记得几十年前,在第三届巫术大赛上thomas大放异彩,以绝对性的优势赢得了比赛

那时候的巫师们都知道,那时候的thomas可是各各长老都看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thomas并没有拜任何一个大巫师为师。

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早在那时,各各大巫师就为这个天之骄子请来了预言师,那可是百年都没有出现过人们眼前的预言师。

预言师的预言并不是毫无代价的,暂且不说预言后整整二十年,甚至连最简单的清洁魔法都施不出的虚弱期,预言师会在之后100年中和被预言人绑在一起,才是要了这些孤傲的预言师命的大麻烦。

没人知道预言师从何而来,没人知道预言师长什么样子,甚至没人知道预言师的性别,但更吸引人的却是thomas的预言的结果。

“别嚣张,明年我一定会打败你的!”thomas愤恨的回头冲着对手竖了个中指,惹得身后的对手情不自禁在thomas的脚下变了个香蕉皮,看着果不其然摔了个仰面朝天的thomas,大声的笑道:“那我等着你哦tommy。”

自从他丢了巫术,thomas最讨厌其他智慧生物叫他tommy了。

巫术大赛直到深夜,巫师们可没那么容易疲倦。街道角落斑驳的铁门上,放下巫师币,进入属于巫师的小酒馆喝上一杯,讨论着今年巫术大赛的热门话题。

thomas把酒杯用力砸在桌子上,桌子的闷哼声伴随着杯子发出尖叫,这已经是每届巫术大赛后的必备项目了,trease冷漠的看着毫无形象醉倒桌子上的thomas“如果不是该死的绑定,我可真想就把你扔在这。”

再一次背着烂醉的thomas走在回他家的路上,当thomas第三次企图吐在她新买的米色大衣上时,treasa愉快的决定把醉的不成人形的生物丢在墙角,反正也不会有人有把醉汉拖回去分块论斤卖的爱好......吧。

于是,经过不懈努力,连滚带爬的到了家的thomas直接瘫在床上不省人事成就达成。

所以,当第二天thomas揉着疼的要爆炸的脑袋坐起来,并且在床上看到一个金发小正太的时候,thomas并不怎么惊讶......个屁啊!

不是那样的,警察叔叔你听我解释

thomas内心的小人疯狂的奔跑着,尤其是在看了正太的脸并沉迷其美色后。

我真的不是恋/童/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心的小人依旧在放飞的奔跑。

又是美好的一天呢。

(相信我其实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双豹组】论Erik的重要性


cp无差

ooc属于我

私设T'challa救回Erik后Erik跑路了

无脑甜请放心食用

即使是夜晚,城市依旧灯火通明。

墙角有着泛黄水渍的阴暗地下室,裸露在空气中的,几根早就磨皮了橡胶皮的电线挂着的破旧灯泡还顽强的发出昏黄色的灯光。

“真是无趣。”Erik抬起右脚,踢了踢坐在椅子上的人。

或者更准的说,是被绑在木制椅子上的人。

“快说吧,谁让你来的,或许你还有机会走个痛快。”
Erik接着不算明亮的灯光看着椅子上浑身是伤的人的眼睛。

说真的,现在的Erik也算是烦到了极致。

哦这该死的美国佬,Erik心想。
真是该死的顽强。

这可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了,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完。

Erik想着又往坐在椅子上的人身上捅了一刀,看起来毫无规律的刀痕,这个人身上已经有了30多处。

“你还真是不幸呢。”Erik看着露在那人身体外的一小节刀出神,毕竟在这之前Erik可没有兴趣和一个刺客玩上这么久。

又把刀往那个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人的身体里捅了捅,对一定是因为这次的刀口不匀称,才会这么烦躁的,和那个该死的土著部落国王没有半毛钱关系。

谁tm在意那个老好人会不会被杀啊,他可是狠狠捅了我一刀啊。Erik选择性遗忘了自己被国王抱回小公主的研究室治疗的过程,而跑的匆忙的陛下甚至被小石头拌了一下,要知道喝了心形草汁液的T'challa,可是有着豹子般的灵敏。

算了算了,Erik干脆的拔出了刀,却被飞溅出的血染红了脖子上的项链,一串十分逼真的金色锋利牙齿,那或许是豹齿?

“f**k”Erik直接踢倒了那个倒霉的刺客的椅子。

“你tm怎么还会流血。”仰面朝天的刺客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骂人。

你不会流血吗,过分了啊喂。

看着倒在地上的刺客莫名更加不爽的erik本来打算再来一刀,却在听到什么之后迅速收起了刀。

被消音器强压住的枪声后,屋里已经没有了Erik的踪影。

巨大的飞船悬停在一片危楼的上空,

“他走了。”

飞船里,黑皮肤的女孩对着带银色豹齿项链的人说到。

“哥哥,那个该死的小偷偷走我给你准备的那套铠甲,他不会有危险的!”黑发的国王皱着眉头揉了揉女孩的脑袋,凝视着飞船下漆黑的区域。

“那是你的堂哥。”

这是这个星期第三发现Erik的踪迹也是第三次被他逃掉了。

这也是T'chala在开展外交后第一个没有遭到暗杀的星期。

飞船重新启动,离开了

黑暗的角落里,Erik想起了刚才T'challa看向自己的深棕色眼睛。

“切”
自己可是差一点就要被打动,主动陪他回瓦坎达了呢,Erik自嘲着,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伪善啊,算了算了,你安心做你的善王,剩下的都交给我好了。”

黑暗抹去了Erik的身影
最后的话到底是说给谁听的呢